首页>一世唐人>第六百三十一章:破燕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三十一章:破燕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631.

  破燕州

  昌平距离燕州城不过数十里之遥,待得钱通领着先锋人马呼哧哈哧的到得燕州城外,正想要大战一场的时候,令他惊诧的是,燕州城门大开,一众文武将官拜伏在城门处,而一边则是数十辆囚车,里面有男有女,女的居多,莺莺燕燕的数十人,哭哭啼啼的乱做一团。

  一阵惊疑之后,钱通拍马上前,冷脸喝问:“尔等这是作甚?”

  为首一名年约四五十的长须文士见得钱通上前,挣扎着起身,揉揉酸疼的直上前拜道:“将军所领可是王师?”

  钱通一路急行,充当急先锋的角色,却是连旗号都没有亮出的。

  钱通一介粗人,没读过多少书,听得眉头一皱,却是听得出来这文士在询问他的来历呢,当即也是喝道:“我乃幽州行军大总管麾下先锋钱通,奉命来取燕州,偈茁抟找丫铮热羰鞘度ぃ偎俟榻担缛舨蝗唬忝侨送仿涞亍薄K蛋涨ㄒ簧蠛龋种谐さ痘酉麓品缰骼鳎诺哪俏氖苛称ぷ又倍哙隆?n#  长须文士也是不敢多**,忙是说道:“将军,我等盼望王师久矣,将军终于来了,呜呜,我等幽州良民自是心向朝廷的,将军请看,这些是偈茁抟占揖欤驯患┠茫业瘸闲氖的斯楦匠ⅰ薄D浅ば胛氖克底叛杂锲萜荩跏潜荨?n#  钱通听得眉头一皱,直说道:“你是何人?莫要诓我?”

  “老夫邱德文,不过一介儒士耳,入不得将军之耳”。那文士行礼笑道,风度昂然。

  钱通却是被这老酸儒给弄的不耐烦,直摆手说道:“不是官身,在这作甚,叫燕州主事的来”。

  话音落下,那邱德文身后几个文士却是一脸愤懑,一个年轻文士直出来指着钱通愤愤喝道:“大胆莽夫,邱公乃是有德大儒,一方名宿,即便是燕王也是以礼相待,岂容你这莽夫冲撞”。

  钱通听得眉头一皱,却是笑了,“哈哈,无脑腐儒”。说罢便是挥刀便斩去,那年轻文士不过一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哪里能够躲过猛将钱通的这一招,只一刀,那年轻文士便是捂着脖子咯咯几下便是倒地了,脖颈上一条深深的红线溢出了鲜血。

  邱德文大惊,直指着钱通,哆嗦喝道:“你…你怎可杀人?”

  钱通闻言又是大笑,继而脸色一冷,“罗贼目无君父,乱臣贼子,还称之燕王?尔等皆是罗贼麾下,若诚心归附,圣人恩德,尚能留尔等一命”。

  邱德文闻言脸色煞白,颤颤无语,钱通见状嘴角一扯,不过一群穷酸腐儒,于国于家丝毫无益。

  又是冷脸喝道:“燕州主事之人何在?”

  邱德文被这一喝唬得一愣,继而忙是答道:“回将军,罗艺命丧昌平之后,讯传至燕州,燕州总兵潘锁已经畏罪自杀了,其余文武逃的逃,自杀的自杀了,其余文武尽在此间,诚心归附朝廷”。

  钱通听了眼中闪过一丝谨慎,直说道:“先将他们押下,待得大总管来了处理”。钱通一挥手,左右立马上前,将一众伏地拜服的燕州官员擒下,惹得一众将官尽是怨言,可是钱通一挥手中长刀一瞪眼,立马不敢多出一点声音了,地上那具尸体可是余温尚存呢。

  好生看押了一众将官之后,钱通竟是直接下令在城门处驻扎了,城门却是大开着,这一幕显得是那么的诡异。

  钱通又是拉过身旁亲卫,直说道:“你快马回去跟大总管说一下这边的情况”。亲卫听着快马加鞭回去了。

  李靖领着大军正在后面缓缓前行,数万大军的行军速度是快不起来的,何况还有那大量的粮草和许多的战俘。

  可是钱通的亲兵速度快啊,骑着快马,行不多时,便是迎面碰着了李靖大军,说明了一下燕州情况。

  李靖大笑,直说道:“钱将军谨慎之心甚好,你回去传令,让他速占领城头,严控城门便可,本总管稍后便到”。那亲兵应着又是快马回去了。

  李靖直笑着对左右说道:“钱通看似粗犷无状,实则粗中有细,勇武有加,实乃当世西乡侯也”。李岩等将官闻言也是笑着附和,同时心中也是有着几分羡慕,能当的当世军神李靖这般称呼,那也是颇大荣誉了,三国蜀汉张飞的封号便是西乡侯。

  行不多时,大军至燕州,燕州不出意外的就这样拿下了。

  幽州,蓟县,彭王府中堂之上的砰~的一声,王君廓一巴掌拍在了案桌之上,震的案桌上的笔架砚台翻倒。

  “可恶,太子小儿,此子竟是如此了得”。王君廓眼露厉色直喝道。

  堂下一众将官自是匍匐在地不敢言语,可是王君廓现在愈加刚愎自用,桀骜残忍了,见得一众将官竟是没人理会他,直是怒道:“都是哑巴不成,本王便是养一群狗亦是会叫唤几声”。

  一众将官闻言脸色涨红,紧捏着拳头,具都是没有言语,但是谁都看出来,只要是堂堂大丈夫,谁能忍受这般辱骂呢,隐忍不发,只是惧怕王君廓淫威罢了。

  还是左首第一人的那个文士出言拜道:“王爷,昌州城高强厚,更有强兵万余,也有麻通这般猛将,怎会一日便被攻破,那傅文昶会不会有何问题?”

  王君廓闻言眉头一皱,直喝道:“你是说傅文昶那家伙背叛了本王?”

  那文士闻言脸色如常,直说道:“王爷欲知此事莫须有”。

  王君廓闻言一双者挑粗眉蹙得更狠了,一阵狐疑之后便是断定说道:“不会,傅文昶至孝,他的老母尚在此间,他断不敢犯险,还有这急报上道,乃是太子小儿群战败了麻通,趁机破城的,傅文昶亦是混乱中不见人影,疑似被擒”。

  说罢王君廓重重一叹,“文昶遭难,说来也是本王之过,公西,傅母之处的护卫便撤了吧,赏傅母百贯”。

  王君廓这时竟是说出来这等暖心话,惊得众将官满脸诧异。

  堂下一中年长须武将闻言出班应着了,这人便是王君廓的心腹死忠公西迁。
错误提交】【 推荐本书

热门小说推荐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