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一世唐人>第六百六十六章:李泰找场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六十六章:李泰找场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666.

  李泰找场子

  待得那内侍出去,李破军也是带着满心好奇的打开圣旨,暗自嘀咕道:“会怎么处罚我呢?应该不会一撸到底吧?”

  毕竟李破军擅杀率更令来自污,就是为了自找“苦”吃的,如果是一撸到底了,比如卸了他的兵权?甚至是贬了他的太子之位?那就玩大发了。

  打开圣旨看罢,便是愣住了,脸上全是惊愕之色。

  而一旁的陈康见得李破军呆滞之色,也是急切,脸色都是急红了,殿下怎的这般表情,该不会是圣人有什么严惩吧。陈康虽是不知道李破军是为了自污,他只当是李破军冲动了杀了率更令,率更令是千石官员,不经过有司处罚,五复奏就当堂击杀了,便是太子殿下也是一定会收到处罚的,只不过是大小而已。

  但是现在见得李破军这般惊诧模样,陈康那是急切得不得了,毕竟他是跟着李破军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半晌,在陈康急切的脸色中,李破军放下了圣旨,哭笑不得的笑了。

  陈康不由得急问道:“殿下,圣人降下什么处罚?”

  李破军看看陈康,不由得哈哈一笑,“处罚?是啊,罚我做了京畿道行军大总管”。

  陈康听得愣了,做京畿道行军大总管?京畿道……

  “大总管行观察处置权……副总管行兵权,这就有点意思了”。李破军呢喃道。

  “走,用过饭后去右卫拜访一下潞国公”。李破军起身直说道。

  潞国公侯君集这个时候官拜右卫大将军。

  换上一身常服,腰悬倚天剑,跨上玉顶马,李破军带着数十亲卫直去了皇城里的右卫军衙。

  刚刚出得东宫大门嘉福门,便是见得迎面走来一大队人马。有宫女,有内侍,中间抬着偌大一个辇架,左右甲卫护着,好不威风,李破军乍一看还以为是皇帝老爹来了呢。

  李破军骑着马带着护卫正走在路当中,定是挡着路的,正要询问陈康这是谁,如果是某位皇家长辈,那他即使是太子那也得推让一步,让路的,毕竟这是孝道。

  陈康一看那车辇,面色古怪,直说道:“殿下,好像是卫王……”。

  青雀?好大的排场啊,这稍后簇拥之人怕是不下百人,恁大的辇架抬着可真是舒服了,让路是不可能让路的,你见过太子给亲王让路的?你讲过兄长给弟弟让路的?

  正在这时,李泰前头一个开路内侍远远的看见一队人马挡着路,还没看清谁,便是直高声嚷着,“卫王驾到,前方的人速速让行”。轰隆隆的百来人马好不威风。

  李破军听得眉头一皱,陈康也是面色一变,直喝道:“大胆”。

  陈康声如洪钟,喝声在这空旷的东宫前却是传得甚远,那开道内侍本来仗着李泰的威风的,他也是新近进宫的,便是得了卫王的赏识,随行都是带着他,耀武扬威的威风极了,却是不认识李破军。

  这时见得前方那锦衣郎君的侍从竟敢呵斥,直是以为李破军只是某家富贵公子,但是富贵公子能够与卫王殿下相比吗,卫王殿下可是最得陛下宠爱的,正欲出言嚷嚷,然而车架的帘子却是急急掀开了。

  里面伸出一个圆滚滚、胖乎乎的脑袋,正是李泰,他听见陈康的呵斥声似乎很是熟悉,一想起好像是大哥的亲卫统领,忙是出来看看,结果一看,便是吓得一愣。

  圆滚滚的身子被左右两个侍女吃力的扶起车架,一脚踹在那开道内侍的屁股上,“不长眼的东西,那想害死我啊”。

  当即也是屁颠屁颠的跑到李破军马前行礼拜道:“泰见过大哥”。

  李泰胖脸上红彤彤的,额头已经有了微汗了,这不仅是方才这一溜小跑给累的,还是给急的,他李泰虽是狂妄自傲,但也是知道,方才自己可算是犯错了,自己竟敢让太子兄长让道,一旦被御史知道,少不得又是一番弹劾,一向努力表现为乖宝宝的李泰肯定是着急的。

  李破军见得李泰小胖子这般模样,既然人家都主动跑过来见礼行礼了,自己作为兄长也不能发怒不是,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当即也是笑道:“青雀倒是好威风,我都要给青雀让道了”。

  却是没有下马扶起,仍是端坐马背。

  李泰听得脸色一急,这个锅他可是不能背,忙是说道:“青雀哪敢呐,都是这狗东西没长眼睛,冲撞了大哥车架,大哥见谅”。

  见得一向高傲自命不凡的李泰也是低头赔礼了,李破军也是一脸笑意,翻身下马,扶起李泰,拍了拍李泰肩头,直笑道:“青雀又长高了些”。说罢看着李泰一脸肥肉,又是意有所指的说道:“青雀还当多运动锻炼才是,太过肥胖却于健康无益,身体须得壮实了,嗯,我那习武锻炼器具既然你喜爱,你就没事多练练,就当为兄送你了”。说着又是笑笑拍拍李泰肩膀。

  既然李泰小胖子都是行礼赔礼的表现出来了“弟恭”那李破军作为兄长自也不能傲慢不能“兄友”不是,随着李破军下马这几句亲近话,顿时场面便是一片兄友弟恭的温馨画面。

  李泰虽年幼,但却是早熟聪慧,自是能够听出话外之话来,也是回道:“谢大哥,青雀记住了,那些器具是率更令送去的,是东宫的丢弃之物,为防杂乱无章,方才送去我那宜秋宫的,率更令兢兢业业,恪尽职守,值得嘉奖,可是为何我刚刚听说,大哥怎的把那率更令给杀了?要知道率更令可是朝廷命官啊?”

  李破军听得眉头暗自一皱,再看看李泰这前拥后簇的架势,也是明白了,原来李泰这是找场子来了,人家闾丘俭是投靠他李泰,结果就这么被李破军给一剑抹了脖子,若是李泰不来表示表示,那就失了人心了,李破军料想,这应该也是哪位执棋之人教的吧。

  但是李破军既然立威自污杀了闾丘俭,现在怎么可能让这小胖子给打脸了。
错误提交】【 推荐本书

热门小说推荐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