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一世唐人>第六百九十三章:神兵归来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九十三章:神兵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693.

  神兵归来

  陆老六神采奕奕的口若悬河,直说着制茶之道,这一刻完全不像是一个卑躬屈膝的匠人,而且制茶领域的王者。

  李破军细细听了,也是发现了,这个时候的茶叶是蒸青的,而且还要捣碎啊拍压啊,最后更是加一堆葱姜蒜糖等等,难喝的要死,而他要的清茶就是将采摘的嫩叶简简单单的炒制一番就是的,就这么简单,茶本就是静心清淡之物,嫩多繁杂的程序,又是加一堆辅料,反倒是失了茶的本质。

  当即李破军也是好奇问道:“出了蒸青可还有别的制茶之法?”

  陆老六听得一愣,继而也是捻着花白的胡子想了想,直说道:“蒸青……嗯,殿下命名很是贴切,除了蒸青之外再就是晒青了,不是用蒸桶蒸制,而是将茶叶平铺地上用太阳自然晒干,只是此法须得日照光足,更是万万不能经晨露晚霜雨打,条件限制颇多,其茶味也并不比蒸青强,所以蒸青是被广泛用的法子,除此之外,呃,老朽见识少,还不知道”。

  蒸青,晒青,为什么就没有炒青呢,李破军当即说道:“陆老丈有没有试过炒青?就是将茶叶放入铁锅中翻炒”

  。

  陆老六等一干制茶匠还有李正几人听得一愣,炒茶?陆老六楞个一下,疑惑问道:“铁锅?殿下说的可是最近长安里盛传的炒菜用的铁锅?嗯,铁锅翻炒,亦可加热,去其水分青味,只是这炉灶火候极难把握,稍有不慎,便是被烫糊了,而且不知炒制的茶味道如何啊?”

  李破军听到这儿也是点点头,炒茶得要铁锅才行啊,铁锅是炒菜衍生出来的,铁锅才在自己的干涉下提前了几百年出来的,铁锅是宋代出现的,而后明清才出现炒茶。

  当即便是直说道:“今儿我把诸位请到这儿来,就是为了研制炒茶,后山有单独的房子炉灶铁锅还有数千斤青茶供你们使用,务必尽快摸索出最好的火候,制出清香的清茶来,炒出来后不要捣碎拍压等等立刻来报我”。

  众人听得李破军的话也是点头应着,陆老六也是跃跃欲试的,如果能够研制出一种新的制茶手艺,他陆老六也算是出名了。

  李破军又是说道:“当然,你们也不是白干,陆老丈每月十贯薪资,你三人每月八贯,研制出我满意的炒茶,重重有赏”。

  听得如此多的薪资,而且还有赏赐,陆老六等三人激动不已,直是拜下谢恩。

  接下来数日,李破军都是待在了护龙山庄,心心念念的等着炒茶问世,只是这过程真是艰辛不已,铁锅本就是新近问世之物,陆老六等人都是不熟悉其热度等等,茶叶又是极为鲜嫩,一搞就是糊了,要不就是杀青不足,可是把陆老六等人搞得焦头烂额,所幸李破军早有预料,毕竟是试验吗,那几千斤茶折腾下去,他就不信炒不出来。

  没等到炒茶问世,李破军却是等到了神兵问世的消息,这一天,李破军正是在校场之上看着八千余神策军操练着,相当于一个阅兵仪式了。

  龙骧营一千精骑,甲具鲜亮,战马雄骏,是最为精锐的,归李破军直属,而后虎翼营四千步卒,控鹤营八百弓弩手,最后是飞熊营两千重骑军,这是李破军最为看重的最下心思的一营。

  巨额的金钱砸下去,总算是有点样子了,人是膀大腰圆的大汉,马是雄健高大的战马,人马具着厚甲,一趟轰隆隆的过去,那就是坦克碾压步兵的既视感,甚是雄壮,只是这战马骑士之间的步伐还达不到李破军想象中的那般整齐如一,有些散乱,还需要强加训练,不过这训练也消耗巨大的,一匹上等的高大骏马,搞不好就是折了蹄子受了伤退役了,几百上千贯就这么没了,好在现在英雄楼进帐颇多,暂时还养得起,但是财政也是捉襟见肘,李正可是没少抱怨。

  李破军还有一个挣钱大杀器没弄出来,那就是英雄楼的招牌,西风烈酒。

  现在禁酒令已经在京畿解除了,李破军倒是可以试试了,虽是粮食不多,但是这玩意卖得就是一个物以稀为贵。

  正当李破军筹备着酿酒之时,下人来报,“校尉拓拔忠汉回来了,正在前厅等候”。

  李破军一愣,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李然直说道:“就是那个鲜卑汉子,郎君不是让他去蓝田保护张大匠了吗,说来也是,张大将打造神兵都有三四月之久,若不是拓拔校尉隔段日子就派人来取银粮,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

  李破军眉头一挑,略显兴奋,难道神兵造成了?他虽是有了破城戟和乌金甲,但是武将爱神兵,男人爱兵器,他怎么会嫌神兵多呢?不知道他交代的给薛仁贵打造的方天画戟是什么样的?有没有电视上的那般威风。

  当即也是兴冲冲的向前厅走去,边问道:“张大匠可随同回来了?”

  那下人一愣直说道:“回殿下,没有,只有拓拔校尉一人回来了”。

  李破军面露疑惑,直到议事厅前,便是看见一辆马车停在正中,拓拔忠汉正在一旁手扶腰刀侍立着。

  “哈哈,拓拔校尉回来了”。李破军直上前笑道。

  “卑下拓拔忠汉拜见大将军”。拓拔忠汉见得李破军,忙是激动下拜道,他在蓝田可是闲得快疯了,却是听说太子殿下北上辗转千里平叛,还杀了偈淄蹙安痪没勾派癫呔谖妓笳雇纾墒前阉勰交盗耍迷谡糯蠼成癖桑约旱娜挝褚彩峭炅恕?n#  数月不见,拓拔忠汉却是改变颇大,原来是扎着小辫儿的胡人造型,现在已经是如同汉人一般束发戴冠,而且那双铜铃大眼里不光是桀骜和粗狂了,而且带着几分沉稳和睿智,行的也是规规矩矩的汉人礼。

  李破军很是惊奇,一时间连神兵都忘记询问了,直问道:“忠汉你怎的变化如此之大?直像是一个彬彬有礼的饱学之士了”。
错误提交】【 推荐本书

热门小说推荐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