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一世唐人>第一千零六十二章:路遇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路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1062.路遇

  听得李破军的介绍,三人那是惊叹不已,啧啧称奇,他们三人自幼生长在龙门,哪里听过这等故事,不过薛仁贵还是比较清醒。

  直摇头道:“末将估计,那什么鬼差恶鬼什么的,都是店家生造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注意罢了”。

  李破军听了眼睛一亮,直笑着赞道:“不错,仁贵分析的不错,正是如此。纵然真有鬼差,但是从未有人见过,更是从没听说过那恶少姓甚名谁,没人见过这广传的恶少,是否真有其人也不得而知,这传说也不知道是从何处流传出来的,想来也只有是那店家为了宣传自家的樱桃毕罗才编造出这等传说了”。

  “那店家也真是奸诈”。薛先图恨声道,他刚刚对这个故事感兴趣,想去尝尝那什么樱桃毕罗的,却是得知这是编造的,哪还有兴趣去吃那劳什子毕罗了。

  见得薛先图这等率真模样,李破军也是哈哈大笑,“那樱桃毕罗却是不错,倒是可以一尝的……”。

  一上午就在谈笑间过去,眼看愈近长安城,路愈宽,路上人也更多,来往商贩车架,络绎不绝。

  神策军六千多人,人人带甲,人人有马,一走动便是烟尘漫天,尘土飞扬,看着纷纷避让在路边的商贩行人,李破军也是直皱眉,这却算是扰民了,只得下令放缓速度,不要生乱。但也是没办法,自古以来兵者,国之大事,百姓给军队让路那是毫无疑义毫无疑问的,现在慢慢行进没有横冲直撞算是好的,这还是神策军纪律严明,多少军队行过之处,那是一片狼藉。

  正在李破军饶有兴趣看着路两边的各色行人商贩之时,忽的,左前方一声尖戾的马嘶鸣声,李破军看去,只见得一个车架的拉马却是受惊了,直扬起蹄子就向一边人群冲去,因为是被神策军这铁血军阵,还有那几千匹战马吓到了,在血气十足的战马面前,这拉车的驽马显然是弱小的。

  李破军大惊,那边人群是一群挑夫,正在树下歇息,若这车架冲将过去,少不得要造成伤亡,“拦住车架”。李破军伸手大喝道。

  话音落下,身边薛仁贵等人纷纷反应过来,但是有人更快,赫然是走在前头的憨娃,在听得李破军大喝之后,史进一扔手中干果,一踢马腹,坐下一匹雄健的粗壮大马就是冲了出去。

  李破军见状直喝道:“全军止步肃静”,命令一下,神策军令行禁止,纷纷驻马,不出一丝声响。

  只见得憨娃纵马冲过去,来的车架旁边竟是在众人的惊呼声中纵身一跃,直跳到了那驽马背上,驽马更是受惊,嘶鸣着撒开蹄子扑腾,后面马车颠簸得厉害,里面传出女子惊呼声。

  “马儿给我停下”。憨娃也是被颠得不行,一把抱住马的脖子死死的拧住,咬着马耳喊道。

  令人惊奇的是,这匹驽马竟是北吼住了,噗通一声,前蹄跪在地上,嘴里发出低声哀鸣。

  “这惊马已经被这位壮士降住了”。路边惊慌的人群中有大胆明白的人见状也是高声欢呼道,顿时人群松了一口气。

  在这宽阔无阻的大道上,一匹受惊的马拉着马车胡乱冲撞,这可是很危险的,撞上那就是非死即伤啊。

  李破军则是松了一口气,直拍马上前,行至马车边上,“大军行进,惊了贵府车架,实在抱歉,敢问尊驾可有受伤?”李破军眼神烁烁的看着车架说道。

  这车架古色古香,车厢竟是用金丝楠木打造的,窗格也是宗绸布遮挡着,门边一盏铃铛更是不折不扣的金玲,那匹拉车的马虽是驽马,但也是四蹄粗壮雄健,浑身雪白没有杂色,着实不凡,综合来看,这车架的主人那是非富即贵啊,一般人家那用得起这“豪车”。

  李破军话音落下,车架内一震嘟囔捣鼓,门帘被掀开,一阵风来,一缕秀发先是飘扬出来了。

  却是一名十七八岁的女子捂着头皱着眉出来了,只见她衣衫飘动,身姿盈盈,面容清丽秀雅,姿色却是极美的,双目湛湛有神,此时目光灼灼好似有些嗔怒,修眉琼鼻,真是秀美绝伦,至少此刻捂着头皱着眉头,似乎有些痛楚,看那秀眉微蹙的模样,略微一想,便是想通了。

  应是方才的颠簸中,撞着头了,看见女子那嗔怒又蹙眉的模样,李破军嘴角一扯,竟是差点没忍住发笑了,这女子着实可爱,李破军竟是心弦一动。

  “你这人好生无礼,惊了我的车架,致使我撞了头,竟还想发笑”。女子开口嗔道,声音清脆,好似晨日的莺歌。

  李破军自认为忍住了笑意,却不料这女子心细如发,聪慧了得,竟是从他勾起的嘴角发现了端倪。

  李破军一怔,也是不好意思,直搭手道:“小娘子恕罪,确是我无礼了,在此向你赔罪,还望勿怪,不知小娘子伤的可重,我愿虽小娘子看诊并赔付汤药费”。

  “呸,谁稀罕你那臭钱啊”。女子秀眉一皱直冷哼道,竟是颇为娇怒斥道。

  “大胆,怎敢对大将军无礼”。安抚了军队赶上前来的薛仁贵杜荷等人近前,听得这女子呵斥,钢铁直男薛仁贵这就看不下去了,太子殿下何等人物,纵然惊马不是,但与你赔礼了愿赔付汤药费便可了,竟敢对太子殿下呸呸呸的,当即就是喝道。

  李破军脸皮子一扯,抬手制止了薛仁贵,房遗爱则是上前眼中放着光,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女子说道:“诶,仁贵不要对小娘子这般粗鲁嘛,会没有小娘子喜欢你的”。

  此言一处,两人瞪眼,两个呵斥。

  “遗爱休得放肆”。

  “浪徒休得放肆”。

  一个李破军,一个那女子。

  齐齐出口,齐齐声落,出奇的一致,二人对视一眼,都是一怔。

  房遗爱一脸懵逼,看看女子,又看了看李破军,一时呆愣了,周青却是眼睛一亮,看了看那女子,一拉房遗爱衣袖,李震,宇文禅师几个看在眼里也是对视一眼,眼里尽是惊骇,好像发现了什么惊天秘闻一样。
错误提交】【 推荐本书

热门小说推荐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