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一世唐人>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被刺杀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被刺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1111.被刺杀了

  那高挑女子一直低头走到了近前,头发批判,也看不清面容。

  长孙无忌也是靠近前微微皱眉道:“你是何处的小娘子,抬起头来说话?”

  李破军背着手笑盈盈看着,竭力维持着自己的和煦笑容,心里还盘算着来一出拦驾告状救美人的戏份呢。

  那女子听了长孙无忌的话一怔,换换抬起头来,李破军也是好奇看去,这高挑女子究竟是个什么面容呢。

  忽的,只一刹那,李破军愣了愣,这眼神是……仇恨?杀气?

  “舅舅小心”,李破军愣了一下便是看见女子咬牙切齿的从怀中掏出一个反光刺眼之物出来,当即就是爆喝一声将左近前的长孙无忌推到一旁。

  说是迟那是快,李破军直感觉一阵耀眼光芒当胸刺来,下意识的一侧身,刺啦一声入肉声,李破军直感觉肚子一阵刺痛。

  眼睛一黑,一个没站稳,哄然倒地。

  场面顿时为之大乱,李破军直感觉右腹疼痛难以言明,但是还仍保留一丝清明。

  只听得耳边嘈杂,“啊,殿下,贼子死来……”,“快救殿下……”,“虎奴,虎奴,传医师,医师……”。

  “留活口”李破军右腹的刺痛疼的龇牙咧嘴,微微撇头一看,只见得右胸一侧却是刺中了一把匕首,匕首入肉数寸了,只说了一句留活口之后,便是晕了过去。

  “留活口,快,医师,将殿下抬进去”。长孙无忌胖脸上也不在是那副云淡风轻,一切看穿的老狐狸模样了,脸色涨红,目瞪欲裂。

  好在李破军还有鼻息,不然长孙无忌怕是得吓晕过去。

  陈康也是惊怒交加,直接上前不管不顾拳脚相加,拼着胸口挨了一脚,将那试图逃跑的女子给擒下了。

  公审大会场面为之大乱,张文瓘也是惊慌失措,看着被团团抬进行署的李破军,又看看一片大乱的现场,直接朝脸色发白的陈子通喝道:“陈都尉,围住这里,逐个盘查,别放走一个刺客”。

  行署中,李破军面色煞白,右腹流着献血,上面摇摇晃晃的插着一把匕首,刀尖入肉,没有人敢随便拔,只等到医师到来。

  “快,快救殿下,若是若是……殿下有碍,诛你九族”。陈康暴跳如雷,一翻平日的稳重,直涨红着脸朝医师喝道。

  “滚出去,医师莫要惊慌,小心医治,记住,这是太子殿下”。长孙无忌喘着粗气,擦了擦额头上的密汗,朝着咆哮的陈康喝道,而后朝医师嘱咐道。

  说罢转身道:“都出去,一切听从医师安排”。

  “都督,我在此侍奉”。陈康看着昏迷不醒的李破军,脸色焦急的说道。

  长孙无忌平复下来,看着陈康道:“门口守着,听从医师吩咐”。

  长孙无忌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很快平稳下来,自然是知道这个时候一切应该听从医师吩咐,毕竟救人,医师是专业的。

  出了门,长孙无忌脸色冷峻,阴沉似水,直喝道:“陈统领,自现在起,不可离开殿下十步之遥。卢司马,你熟知扬州各地,速去请各地名医来行署会诊。稚圭,遣回外面的军士,令陈都尉返回军府,一切如常。”

  陈康卢良二人都是应着,张文瓘闻言却是急急问道:“人群之中,定有刺客同党,不将其捕获吗?”

  长孙无忌面色阴晴不定,捻着小胡须直道:“方才围观之众,上千上万,刺客奸滑难以排查,若如此兴师动众,势必人心惶惶,人心不安。速去”。

  张文瓘应命而去。

  留下一句“殿下若醒,第一时间告知我”,长孙无忌快步来到前堂,看着被押在地上的女子,刚坐下就是面色大怒,终于是忍不住拿起手边水杯砸了过去。

  水杯易碎,砸在女子头上便碎了,也没留下伤痕,只是水流了一头,头发湿润,面上的污垢也冲洗了许些。

  女子笑了,扭扭头将遮脸的头发甩开,露出一张清雅秀丽的脸,高耸的鼻梁,如剑的眉梢,锋锐的眼神,让长孙无忌也是一怔,继而长孙无忌就是恨声拍桌道:“贼子何敢行此大逆不道之举?你招是不招?”

  这还是长孙无忌有些宰相的修养和养气功夫,一想起后堂里昏迷不醒的李破军,一想起方才危机时刻李破军下意识的将他这位舅舅推开,长孙无忌那是一阵刺心的疼痛。

  想他长孙辅机,算天算地算人,辅佐了李世民定鼎天下,身为“功列第一”的第一功臣,那智谋自不用说。一直以来,他长孙无忌被称之为老狐狸,坑遍天下无敌手,谁都坑,但唯独不坑主子,对于李世民他那是尽心尽力。谁都坑,但唯独不坑妹妹一家,想当年,作为大隋名将的父亲长孙晟病故,他兄妹二人被穷困潦倒,相依为命,被舅舅高士廉抚养成人,直至碰上了李世民,所以说李世民夫妇是长孙无忌一生最不会辜负的两个人,作为亲近的外甥,自古就有舅舅疼外甥的说法,他与李破军之间的关系更是亲近。

  方才李破军推开他的一刹那,深深的刺着长孙无忌的心,更令这位老狐狸心里杂乱无章。

  那女子听了长孙无忌的话嘴角一扯,似乎很是不屑,一扭头直问道:“狗太子死否?”

  一听这话,长孙无忌暴怒,拍桌喝道:“掌嘴,给我打”。

  左右上前,看着这娇滴滴的女子,却是没有丝毫的怜惜,甩开膀子左右开弓,直打得女子两颊肿胀,嘴角流血。

  “哈哈,打吧,打死我,下了地府再去把狗太子的魂魄杀个七零八落,杀个干干净净,杀得他下辈子投胎不得,哈哈”,女子吐出嘴角的献血戾笑道。

  长孙无忌见此也是眉头紧皱,这女子已经萌生死志啊,而且看这样子应该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圆溜溜的小眼睛盯着女子看了许久,终究,长孙无忌挥挥手直道:“将其关押,勿使其自尽”,按照长孙无忌的想法,既然是死士,审不出什么那就直接将其斩杀才是最解气,但是李破军临晕前吩咐过留活口,长孙无忌也不敢违背。
错误提交】【 推荐本书

热门小说推荐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