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一世唐人>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恐怖的工作效率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恐怖的工作效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1133.恐怖的工作效率

  唐俭是心腹重臣,又是分管外交的,李世民自然不会瞒着他,当李破军详尽的跟唐俭叙说完了之后,唐俭一拍手叫道:“此计甚好啊,利用其内部矛盾,使其不战自乱,我大唐坐等渔翁之利,与前隋齐献公分化突厥之谋异曲同工之妙啊”。长孙晟被李世民追封齐国公,谥号献。

  “此计可是辅机所出?”唐俭还以为这分化之计是长孙无忌想出来的,毕竟长孙无忌他爹是此间高手,善用分化,而长孙无忌又以计谋闻名,家学渊源是很有可能的。

  李破军面色一怔,笑着没说话,李世民却是头一摆,直道:“非也,辅机可是远在扬州呢,出计之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说话间似乎颇为自得,好像是他想出了这个计谋一般。

  唐俭一怔,眼睛转了转,直朝李破军拜道:“殿下智计,老臣叹服”。说罢又是朝李世民拜道:“陛下,此计不宜拖沓,早实施为妙,早一刻做推手,那夷男二子的矛盾便多累积一刻,待得时机成熟,只需要一个契机,薛延陀……哈哈,其自乱也”。说着唐俭抚须大笑,甚是开怀。

  当年长孙晟分化了突厥,让突厥大伤元气,解决了百年大患,可是尽得天下士子敬仰,这等功绩是载入史册,流芳百世的。现在可以复制这等功绩,唐俭怎能不喜,做成了这事,这也是自己为官一生里面的闪光点啊。

  李世民当即点头,召集政事堂中书门下诸位宰相议事,并且让李破军随同参与,这让李破军也是很兴奋,毕竟他虽然被允许参与政务,但是真正参与政事堂议政的次数却是很少的。

  毕竟政事堂非同小可,相当于后世的国会了,能够进政事堂议论国家大事那是容易的吗。政事堂均衡了三省的权力分配,造成均势,使得宰相之间互相牵制,不至于出现大权独揽的情况,集思广益的情况使得政策更加合理,也大大的提高了工作效率,中书门下长官合在一起办公,也避免了门下、中书二省的纠纷,所以政事堂又称中书门下或门下中书,这就是后来“同中书门下三品”的由来,同中书门下就是宰相了,无论官阶高低,只要有这个称号就可以进入政事堂议事,有种后世的人da代表一样。

  中书令房玄龄,侍中高士廉等政事堂宰相来了之后,又是由李破军这个计策提出者复述一遍,先是调查询问一番,得知王玄策所言不虚,又经过一番热烈议论,房杜高萧等人纷纷表明这个计划可行。

  直至子时,既然李破军年富力强,但是做了两三天的船也是甚为疲惫上下眼皮子都在打架了,而房杜高萧等一干具都在四十以上的老臣也是捧着李世民赏赐的羹汤,精神抖擞的讨论着具体事宜,最后决定在献俘大殿,阅兵仪式过后,由李世民亲自召见薛延陀使者,表示对薛延陀的厚爱,册封夷男的两个儿子为薛延陀小可汗,以表恩宠。由鸿胪寺准备出使册封,礼部协作备礼,鸿胪寺卿唐俭和礼部尚书陈叔达即刻回身去安排。

  李破军在一旁听着也是不由得感慨,大唐的工作效率真是恐怖,傍晚时分自己才回来的,吃个饭后就来找老爹了,这才过去几个小时,这么一个重要对外计谋就是敲定了。丝毫不拖泥带水,计划可行那就行动了,不像是宋朝啊,宋朝虽然经济比大唐繁荣,富得流油,但那是民间富有。

  有宋一朝,冗官导致官僚体系庞大,机构臃肿,职、官、差都难以分清,工作效率低下。冗兵导致军队腐烂,军纪涣散,战斗力低下,军费耗费巨大其中不知道有多少空响。冗费使得本就拮据的财政入不敷出,最终导致两积(积贫积弱)。不得不让,这其中的必然性太多了,而工作效率就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点。

  待得诸位重臣散去,李世民也是揉着眉头,疲惫的打了一个哈欠,看见萎靡打瞌睡的李破军,也是眼神一柔,轻声道:“虎奴刚从扬州回来,却是没得到休息,早些回去歇息吧,注意伤口,不要沾水了”。

  李破军也确实累着了,从扬州坐船回来花了好几天,伤口又没好利索,船上哪能休息好,当即也是站起来打着哈欠直道:“阿耶也早点睡吧,孩儿先退了”。

  殿中仅剩两人,李世民靠在座上,王敬忠一旁担忧的侍奉着,“大家,过子时了,早点休息吧”。

  李世民起身抻着懒腰应着了。

  “大家今晚去何处安歇?”

  “去皇后哪儿吧……嗯?算了,过子时了还是让她好好休息,就在神龙殿眯一会儿,睡不了两个时辰还得起来早朝”。李世民揉着发酸的老腰说道。

  翌日,李破军睡到太阳晒屁股方才醒来,阳光透过窗格晒在脸上甚是刺眼,李破军正是心里暗骂着一定要让人装个窗帘,一翻身睁眼却是愣了一下,揉了揉眼睛,惊道:“阿娘?你怎么在这儿?”

  长孙无垢正是端坐在床上的桌前,手拿着一本书津津有味的看着。

  听得李破军声音,长孙无垢放下书起身笑道:“怎么?你这儿娘还不能来啦”

  “哪能啊,阿娘啥时候来了唤我一声啊,睡成大懒虫了多难为情”。李破军挠挠头坐起身来嘿嘿笑道。

  “听你阿耶说昨晚你参与政事堂议事直到丑时才去歇息,今天定是要多睡会儿的,你这伤口也不宜动弹”,说着挽起袖子给李破军拿了衣服披上,边弄还边埋怨道:“他也真是的,明知道你舟车劳顿,还伤口未愈,还让你累到那么晚”。

  李破军大汗,整个大唐,敢这么埋怨老爹的估计也只有阿娘了,皇爷爷在老爹面前也是冷着脸不说话的。

  穿上了衣服,长孙无垢又是说道:“御医等候已久了,先检查伤口”。

  待得须发皆白的御医进来检查了伤口,又上了药,好一阵嘱咐才走。

  中午跟阿娘一起用了饭,李破军就是坐着马车出了宫,慢悠悠的直奔护龙山庄而去了。
错误提交】【 推荐本书

热门小说推荐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