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薛家良履职记>7、大闹机关
关灯
护眼
字体:
7、大闹机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赵志华说:“你理想中的恋人不也孔雀东南飞了吗?”

  一句话,把薛家良打回了原形。

  于是,他答应试试。

  就这样,他硬着头皮试着跟胡晓霞交往,通过慢慢的接触,他感觉胡晓霞也不是那么傻乎乎没有情趣,除去脑子简单外,其它还都好,性格直率,大大咧咧,不扭捏,有话就说,从不藏着掖着。

  赵志华曾说过:媳妇傻一点、简单一点好,省得天天纠缠你问东问西的。

  说起来胡晓霞也算是个困难户,今年28岁,她找不到对象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身高。

  她是网球运动员,身高一米七五,在运动员中可能不算高的,但在一般女人中就算高的了,和她年龄相当、身高相当的未婚男人还真不多。

  为此,她的择偶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个头必须比她高。

  薛家良正好符合她这唯一的要求,薛家良一米八的个子,而且身材挺拔,人长得英俊,又有高知学历。当赵县长跟她说这事的时候,她痛痛快快就同意了。

  在薛家良谈过的女朋友中,胡晓霞是唯一不跟自己讲条件的人,唯一不嫌弃妈妈的人,尽管她离自己心目中理想的恋人相差甚远,但日久生情,薛家良对她渐生好感,薛家已经把胡晓霞当成自家人了。

  妈妈也很喜欢这个未来的儿媳,夸她不会使小性,不会长小心眼,更不会打小算盘,有什么说什么,跟这样的媳妇打交道心不累。

  但就是这样一个有什么说什么的人,今天却跟他长了心眼,对他有所隐瞒,这一点他早就看出来了。

  走出办公大楼,他的目光下意识地往他那辆车的停放位置上看了看,停车位上没有车,是空的。

  他叹了一口气,以前,只要他不开,这车就会停在专属的车位上,可是现在,这辆车已经被收回统一管理,也就是说,他以后没有专车了,他用车要向李克群这个王八蛋请示了。

  这辆车,是赵志华特批给他的,方便他在单位和家之间的往来。这一点,让薛家良很感动,能够在这样一个照顾自己的人身边工作,即便自己的志向不在这,也是十分舒心的事,可是,如今,早已经物是人非。

  他在心里安慰自己道:哼,老子也风光过,得意过,不亏了!

  想到这里,他迈开长腿,大步走出机关大门口。

  天空不知什么时候阴沉下来,头顶上的乌云在翻滚,刮起一阵热风,眼看大雨就来临,路上的行人脚步匆匆,各种车辆也都亮起了灯光。

  他连着拦了几次出租车,都因为里面有乘客没有停下来。

  他等不急了,快步往前走去,前面有个路口,那里经常有三轮车停放,拦不到出租车,打了三蹦子也好。

  就在这时,他听见后面有人叫他,回头一看,是程忠,他开着政府办后勤处的那辆212老旧吉普车,冲他招手,示意他上车。

  程忠出现得太及时了。

  他不由分说,拉开车门就坐了上去,说道:“程哥,麻烦你把我送医院。”

  程忠说:“我就是特地出来送你的。”

  “你怎么知道我要回家?”

  “大姐的电话是我接的,我当时正在办公室闲逛,知道你散会后肯定会去医院。”

  程忠递给他一个剃须刀:“我的,赶紧刮刮胡子吧,别吓老人一跳。”

  他接过电动剃须刀,毫不犹豫地打开开关,按在下巴上来回蹭着。

  他们俩经常陪赵志华出差,薛家良有个习惯,总是忘记带剃须刀,每次都用程忠的,用他的话说,程忠有个爱干净的媳妇,程忠本人是军人出身,就是不烦媳妇,也能将自己上上下下打理的整齐干净,而且他没有任何不良嗜好,身体健康,当了领导的司机后,把酒都戒了。

  他倒是不嫌弃程忠,可是程忠每次都说他:你不嫌弃我,就不怕我嫌弃你?每当这个时候,薛家良便不再将剃须刀还给他,但是下次,他依然忘了带。

  在薛家良印象中,这还是程忠第一次主动拿出剃须刀让薛家良用。

  薛家良一边刮着胡子一边问程忠:“你刚才说在办公室闲逛?怎么个闲逛法儿?”

  程忠笑着说:“我现在就是一个打杂的,没有固定岗位,这几天就开着食堂这辆破车跟食堂的人买菜。我刚才说你回来了,就到办公室闲逛,正好大姐来电话,我估摸着你散会后肯定要去医院,就提前把车开了出来,尽管破点,能挡雨。”

  薛家良没有说感激的话,他们之间不需要这个。

  程忠还告诉他,他今天被放出来,与姐姐大闹机关有关。薛家良被专案组带走后,纪委调查组的人去他家调查,母亲知道了儿子的情况后,急火攻心一下子昏了过去,醒来后就说不出话了,意识模糊,清醒的时候,拒绝进食。

  薛家良大吃一惊,说道:“我姐姐来机关大闹了?”

  程忠点点头,告诉他事件真相。

  原来,眼见老人病情一天比一天重,姐姐薛家荣急了,今天早上刚一上班,姐姐薛家荣就闯进机关,大声嚷嚷要见书记,见县长。正好被新来的代县长侯明看见。

  当侯明得知她是薛家良的姐姐后,便将她请到县长办公室,问她有什么事。

  薛家荣说:薛家良有罪就治他的罪,没罪的话就早点放人,政府也要讲人情,总不能让老人连死都见不到儿子吧。

  侯县长得知这一情况后,劝走薛家荣后,就给专案组打了电话,不然他不会今天就被放出来。

  说到新来的县长,薛家良问道:“这个侯县长以前在哪儿工作?多大岁数?”

  程忠说:“他以前是澜兴县委副书记,今年四十岁整,据说是个潜力股,在澜兴刚当了三年不到的副书记,就来咱们这里当县长了,他以前在省纪委工作,是省纪委办公厅一名副主任。”

  难怪,薛家良对这个人没有印象,原来是从省纪委起家的干部。
错误提交】【 推荐本书

热门小说推荐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