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薛家良履职记>385、感情急刹车
关灯
护眼
字体:
385、感情急刹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卜月梅的心跳加快了,她依偎在他的怀里,感受着这个男人强有力的心跳,不由得伸出双手,抱住了他的腰。

  她感到,尽管龚法成已经不年轻,但二十多年的军旅生涯和经常健身的原因,让他没有像其他领导人那样大腹便便,而是肌肉发达,四肢健壮,她最近看过一篇文章,美国专家跟踪两组男人,一组是坚持锻炼的人,一组是不锻炼的人,结果表明,坚持锻炼的男人,肌肉越发达,雄激素分泌就越多,换句话说,性能力就越强。

  想到这里,她双臂用了一下力,感觉到他周身的肌肉都很强硬,不由地说道:“你很健康!”

  龚法成正要低头吻她,听她这么说,故意问道:“你怎么知道?”

  “我能感觉得出,所以以后千万不要说自己老。”

  龚法成笑了,说道:“你此时能感觉到的只是我身体很小的一部分,还有很大的一部分有待于你进一步感受,尤其是最具代表性的那个……”

  “哎呀,不要说那么露骨……”

  卜月梅唯恐他说出什么让人心跳的话,赶忙截住了他的话。

  龚法成说:“我说什么了?”

  龚法成低头凝视着她。

  “你说……”

  说到这里,卜月梅才意识到,其实人家什么都没说,完全是自己龌龊了。

  又跟上次的情形一样,她羞得抬起头,刚要说话,就看见他慢慢低下头,越来越近,她羞涩地闭上眼睛……

  无限温柔的吻,如她所期待的那样降临了,他的唇,轻轻地盖住她,轻轻地碰触了她,然后才开始允吸着,在她唇上轻啄地吻着,最后,完全探进她的口中,辗转反侧,渐渐强劲起来……

  他们彼此的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他用力的抱住她的后腰,将她更紧地贴向自己,使劲揉着她的身体,自己的身体也随之晃动磨蹭着她。

  无论是他臂膀的力量还是吻的力量,都很强劲,带着他特有的风格,几乎让卜月梅透不过气来,她不得不承认,她有些招架不住了……

  他终于抬起头,大口地喘着气,红着眼睛看着她,低声说道:“我……有点欲罢不能了……”

  她的脸通红,不敢看他冒火的目光,再次将头埋在他的怀里,此时他的心跳不只是擂鼓了,而是快马奔腾。

  龚法成紧紧搂住她,闭上眼,仰起头,半天才低下头,沙哑着嗓音说道:“不能继续下去了,否则,我要犯错误了……”

  她没敢抬头,在他的怀里轻轻点了一下头

  过了一会,她感到龚法成心跳不是那么激烈了,才抬起头,看着他,他深邃的目光正在看着自己。

  卜月梅脸很红,她已经感觉出自己的脸很烫。

  龚法成用手帮她理着头发,说道:“你让我在哪儿睡?”

  卜月梅轻声说道:“我给你铺好床了,困的话就去休息吧。”

  “好。”

  卜月梅转身,带着他走进旁边的小卧室,指着铺好的被褥问道:“你看行吗?”

  这个房间比主卧室面积小些,也是一张双人床,龚法成看了看说:“晚上还用盖这么厚的被子?”

  卜月梅说:“我们这里是山区,比不得省城,晚上还是有点凉的,如果被子厚的话,我给你换个薄点的。”

  她说着,就要出去拿被子。

  龚法成拉过她的手,攥住,说道:“不要麻烦了,就盖这个。”

  卜月梅说:“不麻烦,就在柜里,我一扥就出来了。”

  龚法成说:“那好,你给我换个薄的吧,我怕盖这么厚的上火,又没地方泄去。”

  卜月梅红着脸:“这么大的领导也说这么不正经的话。”

  龚法成哈哈大笑,说道:“你这个同志,总是把我往坏处想,我这话没有毛病啊?”

  卜月梅娇嗔地看了他一眼,低声说:“说不过你,我去拿被子。”

  龚法成惦着脚,跟在她的后面,走进卜月梅的卧室。

  卜月梅打开柜子,就见里面整齐码放着一摞薄厚不均的被子、毛毯等。

  龚法成一看码得这么整整齐齐,就说道:“算了,不用了,一弄就乱了。”

  卜月梅说:“不费什么事,来,你给我支着上面的这个,我抻下面的。”

  龚法成伸出一只手,但面积太大,一只手不足以将上面的被子支起,他又将左手伸了出来。

  哪知,就在伸左手的时候,他无意间碰到了一个温软的东西,是那样棉软而富有弹性,瞬间的触碰,就跟触电的感觉一样,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像个疯狂的小伙子,一下子抱住卜月梅,低声说道:“不行,我顾不了那么多了……”

  说着,弯腰把她抱起,大步走出这间屋子,直奔自己这间卧室而来,腰一弯,两个人便同时倒在床上。

  龚法成的一只手托着她的头,吻向了她,另一只手便大胆地动作豪放地袭上了她的身前……

  卜月梅还没有适应他突如其来的疯狂举动,便陶醉在他的抚慰中了……

  他不满足手在外面,便想伸进她的衣服里,怎奈,她的衣服太紧,他索性将她的T恤撩了上去,那一刻,他惊呆了!

  他看了两秒钟,说道:“太美了——”

  此时的卜月梅也觉得心里有团火在燃烧,她不由地低咛着抱住了他,就在烈火快要燃起来的时候,龚法成却突然离开了。

  原来,龚法成的唇没闲着,手也没闲着,他腾出一只手,去解自己皮带的时候,当手碰到冰冷的皮带扣时,猛然清醒了,想到今天在常委会上,茅书记痛批有些领导干部管不住自己的手,管不住自己的腰带的话,就来了个感情急刹车,住了手。

  他站直了身体,喘着粗气,看着卜月梅,尽管这个女人早晚都是自己的,尽管她不拒绝自己,但也不能这么快就把生米做成熟饭,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他俯下身,帮她把衣服拉下来,又伸手拉她起来,让她坐在床边,抚摸着她那好看的脸庞,看着她不解的神态,深呼吸了一下,说道:“小梅,我爱你,恨不得现在就跟你入洞房,但还是不要的好……”

  卜月梅疑惑地看着他,轻声问道:“是不是我……不够好?”
错误提交】【 推荐本书

热门小说推荐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