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薛家良履职记>543、有朋自远方来
关灯
护眼
字体:
543、有朋自远方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闫广当然不知道薛家良为何对柳心怡母子念念不忘的原因,就说道:“小孩子容易忘事。”

  薛家良说:“老闫,我知道你忙,谁让咱们跟张钊同事一场呢,对他的家事,能关心就关心,能帮忙就帮忙。”

  闫广说:“您放心,我不是落井下石之人,而且这么多年,跟张书记的感情混得也很不错。”

  下午,薛家良带着闫广以及农业局、科技局等部门的领导,来到平水县一个最大的农业产业基地“阳光”蔬菜基地调研。

  这个蔬菜基地是三位回乡大学生创办的,薛家良非常欣赏他们的眼光,鼓励他们发挥聪明才智,带动周边群众共同致富。

  这三个年轻人,并没有向领导哭诉资金短缺等困难,而是很认真地提出不能让水质污染面积扩大的建议。尽管他们的蔬菜基地坐落在博阳县城的最北面,且蔬菜基地用水都是地下水灌溉,离最南面的柳河很远,但几个年轻人仍然担心他们生产的无公害蔬菜受到影响。

  薛家良向他们表示,目前关于柳河的污染问题,他已经向市政府做了汇报,会有一个全面治理的过程。

  阳光蔬菜基地的三位大学生,还将他们的一份调查报告递交给薛家良。为首的一位年轻人说:“这是我们利用业余时间,做得一份调查报告,不是跟县政府发展经济唱反调,本着客观、公正的原则,历时一年,在大量数据的基础上完成的。这只是一份调查报告,不是内参,也不是新闻曝光稿件,不局限于咱们县境内的制药厂,还涉及到柳河两岸区域。”

  薛家良接过报告,他非常欣赏他们的眼光和境界,不同于骆霞,也不同于毕曙光,而是站在一个中立的角度,客观地分析和评估了污染给柳河两岸带来的灾难。

  在接下来的调研中,这些靠阳光、水、土壤成长起来的企业,都向他表示了一个担忧,那就是保住柳河,保住这条母亲河,彻底解决柳河污染问题。

  晚上,罗锐回来了。他从怀里掏出秘密化验结果,这是他们那天从柳河采集的水样,各项指标严重超标!属于重度污染!对人类安全造成重大危害!

  薛家良看着报告,眉头紧锁,他说:“去,把这份报告多复印几份。”

  罗锐说:“我当下就让省局的工作人员给我复印了三份。”

  罗锐说着,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文件袋,将里面的三份复印件全部拿出。

  这个罗锐,太聪明了,他总是能预料到领导下一步的打算。

  薛家良不知他跟李书海是怎么闹掰的,这样聪明、贴心的秘书,李书海怎么没能拢住他?

  薛家良没有说话,而是默默地从中抽出一份,跟原件一起,装进了一个信封里,锁进抽屉里。

  罗锐将另外两份复印件重新放进文件袋,说道:“市局的结果出来了吗?”

  薛家良生气地说道:“没有,我没有问,我倒要看看这样一个简单的化验报告什么时候出来!”

  这时,门卫打来电话,说是有个叫郑清和白瑞德的客人找他,在大门口。

  薛家良赶紧说道:“快让他们进来!”

  罗锐一听,知道是书记有客人来了,就说道:“我去楼下去接他们?”

  “好!”

  罗锐跑了出去。

  薛家良放下电话,快步来到窗前,就着下面的灯光,他看见白瑞德的帕萨特车正停在门口,郑清站在一边,栏杆抬起后,车子滑了进来。

  罗锐迎着车灯跑了过去,跟郑清握手。

  薛家良感觉罗锐也在极力改变自己的形象,努力让自己做得更好。

  薛家良对他近期工作很是满意,尤其是第一天在处置突发事件中,他以他特有的方式,无论是在采集水样和制止群众围堵国道的过程中,可以说表现出色,完全颠覆了“乱臣贼子”的形象,看得出,他在极力贴近自己,在各个方面包括生活细节,都在向薛家良展示自己最良好、最忠诚的一面。

  薛家良没有理由拒绝这样一个同盟者。

  车灯灭了,白瑞德从车上下来,他一边往身上披着大衣一边跟罗锐握手。

  他们似乎说了什么,这时,薛家良就看见白瑞德和郑清同时抬起脑袋,往他这边观看。

  薛家良打开窗户,冲他们招了招手。

  两个人也冲他招了招了手。

  白瑞德还向他做了一个飞吻的动作。

  郑清快步走到前头,先他们跑进了大楼。

  薛家良等在楼梯口,就听到郑清快步上楼的脚步声。

  “慢点,慢点,着什么急?”

  薛家良冲着楼梯下面喊道。

  很快,郑清三步并作两步跑了上来。

  薛家良笑着伸出手,准备跟他握手。

  哪知,郑清根本就不跟他握手,只顾咧着大嘴笑,来到他跟前,顾不上说话,一下子就抱住了薛家良,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哥,想死我了……”

  薛家良也抱着他,笑着说:“嗨嗨,什么时候还学会拥抱这个见面礼了?”

  郑清眼圈红了,他擦了一下眼角,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想死我了——”

  薛家良笑着捶了他一拳,说道:“我也想你们,我上上周回去过,你们出差了,我跟芳芳联系着。”

  郑清说:“是啊,这次时间比较长,我们都没顾上回家,直接就绕道跑你这儿来了。”

  这时,白瑞德故意不紧不慢地一步一步往上走,他边走边说:“谁想谁呀?反正我是谁都不想,因为我知道,我想人家,人家未必想我啊。”

  薛家良给了他一拳,说道:“刚当了几天官,就会走官步了。”

  白瑞德一听,更加晃动着膀子,故意迈着方步,说道:“我还用学吗?”

  “看你得意的!”薛家良又给了他一拳。

  白瑞德这才想起跟薛家良握手。

  罗锐早就提前来到办公室,给客人沏上了茶。

  薛家良亲自将罗锐倒好的两杯茶水,放到他们俩面前,说道:“喝口水,暖和暖和。”

  白瑞德揉着肚子说:“你还是先给我们安排饭吧,我说半路吃,你这个郑弟弟不干,说什么也要来找你吃。”

  薛家良笑了,说道:“那就对了,我也没吃呢,正好。”

  他转向罗锐,说道:“你去给我们安排饭,要好一点,我们哥仨得好好喝几杯。”

  罗锐说:“我先去定饭店。”

  “让刘三跟你一块去,对了,把刘三叫过来。”
错误提交】【 推荐本书

热门小说推荐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