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薛家良履职记>840、小菲的深情
关灯
护眼
字体:
840、小菲的深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分别,意味着新的开始,在薛家良的印象中,这次告别是那么得匆忙,似乎好多事都没干完,就像一个匠人,撂下一件半茬子活儿,有一种不得不放弃的感觉。

  也许,他在以后的仕途中还会遇到这样的情形,因为选择了这条路,就注定不会在某处风景驻足,不往前走,就会被后面的人流挤到一边去,甚至被淘汰出局。

  他长出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躺在他怀里睡着的阳阳,又看了看被带回来的东西塞得满满的车厢,他的心里似乎还是有什么东西遗忘了,但又想不起是什么东西,直到一个电话响起,他才知道还有一个人没跟自己告别,那就是小菲。

  小菲如今已经是县委信息科的科长。

  说来也很有意思,他给这个姑娘保留着一个愿望,但始终小菲都没找过他办过任何事,就是她调进县委机关,也不是薛家良提议的,是罗锐和闫广提议的,涉及到小菲的问题,薛家良当然会开绿灯了,况且他最初也有意将小菲调进机关从事文字工作,机关需要像她这样高学历的年轻人。

  薛家良嘴角勾起一丝微笑,接通电话:“喂,你好。喂……”

  电话没人讲话,半天才听见她低低的啜泣声。

  薛家良的心一动,又说道:“小菲,怎么不说话,你在机关吗?”

  “是……是的。”小菲终于说话了。

  “昨天老邢和小罗他们来着,我还以为你也得跟他们来呢?”薛家良没话找话说

  小菲抽泣了一下说道:“薛书记和闫书记是让我跟他们去,我……没去……”

  “哦?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怕自己……受不了……”小菲说不下去了,再次抽泣起来。

  薛家良知道这个姑娘对自己的感情,每次想到这里他的内疚,毕竟是他先招惹的小菲,然后又不能给她什么,想起那天在博阳桥头凉亭里小菲放泪水,薛家良的内心就是一阵隐隐的不舍和酸痛。

  他故意爽朗地笑了两声说道:“小菲啊,你听我说,你好好在县委干,你会成为一名出色的女干部的,另外,什么时候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也可以跟小罗他们来看我。不过有几句话我得嘱咐你,机关,比不得文化局,凡是不可感情用事,有不懂的要常问闫广,他是老机关了,没有他不懂的,他也会耐心指导你的……”

  听到这里,小菲“噗嗤”笑了,她说道:“这话,您说了多少遍了?听得我一点新意都没有了。”

  “我说过吗?我怎么感觉刚跟你说啊?”

  小菲何尝不知道薛家良的心思,面对自己,薛家良除去反复叮嘱,还能说什么?

  “因为您跟我只会说这几句话,其它的没的说。”

  “你这丫头也真把我看扁了,我要说的还有很多,比如,我把我从美国学习的东西整理了一个材料,昨天拷贝了一份给老邢带回去了,你有机会可以看看。那里有许多先进的公共管理理念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以后,我们这些长江的前浪被拍在沙滩上的时候,就指望着你们这些充满朝气的后浪了。”

  “对于博阳来说,您就是被拍在沙滩上,也不会成为历史,对于小菲来说就更不是了。”

  薛家良听她这么说,一时竟没话可说了。

  见薛家良不说话了,小菲轻轻唱起了歌:“我不想说再见,相见时难别亦难,我不想说再见,泪光中看到你的笑脸……”

  唱到这里,她默默挂了电话。

  是啊,一朝分别,再见无期,小菲,注定是他旅途中一闪而过的风景,虽美,却不能拥有……

  由于刚到青州,工作和生活各种事千头万绪,薛家良就将阳阳送回枫树湾,让他在山里尽情玩耍,享受大自然。他已经让秘书给阳阳报了暑期学前班,作为进入小学的衔接,过几天开学,既然侯明已经联系好了市一中附小,薛家良就想让阳阳提前接受小学教育。

  送走阳阳后,他便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工作中,对青州的情况,他还是比较熟悉的,加上侯明这位老班长在背后指点和支持,他很快就进入角色了。

  眼下正是汛期,连日来的暴雨让西部山区的防洪抗洪骤然升级。

  这天,他刚从临近市区的渠水县检查防汛工作回来,顾不上吃饭,回到办公室,又是洗脸又是刷牙又是换衣服。

  他对着镜子正在梳理头发的时候,外面的门开了,传来了后面的声音:“家良,你下乡回来了?”

  薛家良应了一声,放下梳子,抓起剃须刀,边刮胡子边走了出来。

  侯明见他打扮得干净整洁,脚上换上了一双他没见他穿过的一双带网眼的尖头新皮鞋,藏蓝色的裤子也不是平时那种机关里常穿的肥肥大大的裤子,而是版型修身、非常时尚的裤子,小头发更是梳理的一丝不乱,而且他一只手拿着剃须刀,一只手摸着下巴,一边摸一边刮着胡子。

  侯明不解地问道:“你早上没刮胡子?”

  “刮了。”

  “刮了干嘛还刮?小心刮破皮。”

  薛家良不好意思地笑着说:“再刮刮,长得快。”

  侯明上下打量着他问道:“你在渠水吃饭回来的?”

  “没有,渠水的同志很热情,非让我吃,我没吃,您有什么指示?”

  “军分区孔刘司令员和赵政委来了,他们来请战,如果发现险情,他们会全力以赴参加地方抢险。我没让他们走,刚下来要陪他们去吃饭,看见你的门开着,如果你没事的话跟我一块去陪陪他们吧。”

  薛家良已经认识了军分区的两位领导,都是非常能喝的主儿,他说:“我马上要去机场接个人。”

  “接人干嘛要你亲自去,还这么隆重地换上新衣服,小头发也梳得油光瓦亮的,打扮得跟个新姑爷似的……对了,是不是小然子回来了?”

  薛家良不好意思地笑了,说道:“正是她,三点的航班,要不是为了接她,我说什么也不能拒绝渠水同志们的好意,吃过中午饭再回来了。”
错误提交】【 推荐本书

热门小说推荐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