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薛家良履职记>858、深层原因
关灯
护眼
字体:
858、深层原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薛家良并没有解释他为什么不让公然站起来,两只深邃的眼睛注视着远处搜救的船只。

  他的头上也戴着一个树叶帽子,静静地坐在土城上,别说,如果他们不站起来,远处的人们是看不见他们的。

  公然没有追问他为什么这样做,她想薛家良是心里有数的人,一定会有他的道理。

  眼看着四五艘船只走远了,公然说道:“还会有人来吗?”

  薛家良说:“这个方向应该没人会来了,其它方向还会有人来。”

  “嗯。”公然乖巧地应了一声。

  薛家良忽然看着公然,说道:“如果错过这拔救援人员,一天都不会有人来,你会怨我吗?”

  公然说:“不会。”

  “你怎不问问我为什么不让你站起来?”

  公然说:“你不是个傻瓜,既然你这样做,就会有这么做的道理?”

  “真的?”

  “真的,所以我不问。”

  薛家良忽然来了兴趣,问道:“你真沉得住气,难道你就不害怕、不想离开这里吗?”

  本来这个问题应该公然问他,现在反而是他问公然,可想而知,公然是一个多么沉稳而自信的人,在公然的沉稳和自信面前,薛家良倒沉不住气了。

  公然看了看已经偏离这座孤岛的搜救船只,说道:“我非常想离开这里,既然你不急着离开,又做好了继续被困的思想准备,那就继续当鲁滨逊,享受我们两人世界。我之所以不害怕,因为你说过,我们就是在这里被困上两三天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两三天后水就能下去了,到时我们自己就能走出去。”

  薛家良看着她,点点头。

  公然继续说:“再有,我刚才看见站在船头的那个矮个子,像昨天渠水的那个县委书记,,另一个人我不认识,我在想,你可能不想把这个解救市长的机会给他们。”

  “理由?”薛家良问道。

  公然说:“因为这次防汛不力,物资准备不到位,大坝决口,淹了村庄和良田,损失自不必说,你们肯定是要处理人的,而那个李县长是政府长官,首当其冲要负领导责任,如果他解救了被洪水困住的我们,你到时候是不是不好下这个决心,另外,会不会被别人说恩将仇报。这只是我胡乱猜测的,不知对不对?”

  薛家良没想到公然如此聪慧,但是他没有急于给她答案,继续说道:“照你的分析,我这样做是非常危险的,他们昨天晚上就来过一次了,白天又来这里,万一因为我一闪之念,错过被救的最佳机遇,这不是拿生命做赌注吗?”

  公然说:“对于别人会是这样,但对于你还有我不会,我们不会死在这里的,因为智慧在你这里——”

  公然说着点了一下他的脑袋。

  薛家良握住公然的手,激动地说:“公然啊,能得到你的理解我很高兴,而且你分析得都对,我没想到对政治漠不关心的你,居然这么熟谙政治!”

  公然说:“我对政治的确不感兴趣。”

  “但你很懂政治。”

  公然看着他,说:“是啊,因为我出生在政治家庭,而且将来的小家庭也会是政治型的,对此我可以漠不关心,但不能不懂。”

  薛家良握着她手的手用了一下力,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揭开谜底,说说我为什么这样做。你刚才分析得没错,钻到我心里去了,只是有一条你没有看出来,那就是他们根本不希望我活着。”

  “Why?”公然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薛家良看着远处的水面说:“你的眼力不错,不愧是摄影师的眼睛,船上的人的确有一个是渠水的李县长,但他旁边还有一个人,是常务副市长林金水,这个林金水是王令那条线上的人,最早是省会城市的常务副市长,因为受到王令的牵连,被调到青州任常务副市长,虽然级别上没有变化,仍然是副厅,实际上是下调了,因为省会城市在人们心目中比其它城市高半格,同样是常务副,政治待遇是大不一样的。”

  公然点点头,这个她懂。

  “这个人在青州没起到好作用,老安头调走时,本来是有机会把他请出去的,不知是老安没这个意思还是上级不同意,有时候上级为了平衡一个地区领导班子的关系,会有意配备一些不同的人,林金水仗着自己是省会城市下来的干部,打心眼里是看不上侯明的,在工作上不是那么配合,这也是侯明在当市长的时候就跟领导要我的一个主要原因。我刚才说他们根本就不希望我活着,不是我脏心烂肺,是他们所作所为让我不得不那样想。”

  “Why?”公然仍然不解。

  薛家良说:“如果船上站着的是你,你会只搜索水面吗?”

  公然想了想摇摇头。

  薛家良继续说:“昨天晚上和今天的船只,都在水面上搜索,你说能搜到什么?”

  公然一时反应不过来。

  薛家良扭过头,看着她说:“在水面上搜索,只能是搜索我们的尸体,即便是尸体,都不能光搜索水面。”

  公然突然想到昨天晚上洪水飘着的那头死猪,她下意识打了个冷战。

  薛家良又说:“这就说明,在他们的意识中,我们已经遇难了。这个土城尽管离他们很远,但不是发现不了,不是我的疑心重,是我不得不这样想,当然,你刚才说得也对,解救市长和市长的女朋友,是会有一定功劳的,我的确不想把这个功劳给他们,尤其是渠水的人。洪水过后,我肯定是要处理他们的,只是委屈你了,你不得不跟我在这个小荒岛上继续受苦受难了。”

  听他这么说,公然依偎在他的怀里,紧紧抱住他,说道:“只要有你在,我没觉得苦,也没觉得难,反而觉得很浪漫。”

  薛家良捧过公然的脸,注视着她,说道:“我可不可以认为你这话是在鼓励我?”

  公然仰头看着她,没有回答,只是亲了他一下。

  薛家良也低头亲了她一下,说道:“谢谢你的理解。”
错误提交】【 推荐本书

热门小说推荐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